亲们

你们平时都几点起床?

特别是今天这样的双休日

恐怕会睡到中午了吧?

哈哈

小编跟大家开个玩笑

你知道无锡凌晨四点钟的样子吗?

在无锡就有一支“青年突击队”

在凌晨4点就开始工作

他们来自无锡市疾控中心

平均年龄不到35岁 ∇

夏季和初秋是蜱虫的活跃期,也是传播疾病的高峰期。为了斩断这条病毒传播途径,抓蜱虫便成为这支青年突击队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今天,他们照例四点半出发,因为当太阳出来之后,蜱虫一般就会躲回巢穴,所以,队员们也把太阳升起前的这段时间称为“捕捉蜱虫的黄金时间”,在驱车近一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城市边缘的这块荒草坪。

为了人身安全,每个队员在进入拖蜱区之前都必须穿戴好专业的防护服,这对于蜱虫叮咬能起到很好的防护作用,而对于屈哥来说,第一次穿防护服可是很费劲的一件事儿。

然而,除了穿好防护服外,深筒雨胶鞋也是必不可少的。当穿戴完成、准备好器材之后,队员之间需要相互检查,在确定一切都妥当之后才能进入拖蜱区。

在具体操作时,需要将旗子贴近地面,尽量缓慢行走,每10米左右需要停下来仔细查看布旗表面是否附着有蜱虫。通常来说,一次有效的拖蜱行动需要满足,拖蜱过程30分钟以上,拖行距离不得少于500米。所以说,看似简单的拖蜱,对队员的体力、耐力,以及细心程度都有着极高的考验。

拖蜱工作结束,每个人身上都像被雨水浇过一样,而此时才刚刚清晨六点半,对于这群突击队员们来说,他们一天的工作仅仅只开了一个头,在简单充饥之后,他们又踏上了另一个条件更为恶劣的工作场地。

无锡西北郊的一处垃圾填埋场,同时,也是无锡最大的垃圾填埋场,这里每天都要处理掉3000多吨垃圾,像这样的工作车辆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运转。每到夏季和初秋,在高温作用下,垃圾场内部温度高达60摄氏度以上,扑面而来的恶臭足以让人窒息。然而为了能扑获更多的试验样本,对于突击队员们来说,这里反倒成为最佳的捕蝇工作区域。

疾控人员在穿戴整齐后,带上捕蝇工具就出发了,在进入工作区域之前。他们还需要经过一段钢板铺成的路面,所到之处都夹杂着油渍和污水,穿上鞋套后,每走一步都极为吃力,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滑倒,所以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

当真正站在垃圾堆上时,每个人都已经无暇顾及刺鼻的腐臭味了,机器的巨大轰鸣声使得相互之间的交流变得极为困难,尽快捕捉到一定数量的苍蝇,成为这支突击队队员们唯一能做的事。

在每次捕获到苍蝇之后,疾控中心的这支青年突击队接下来需要进入实验室,进行抗药性实验。

整个实验过程的每一步都需要精细把握,它的结果直接决定了杀虫剂的最终药效。而对于无锡市疾控中心的这支青年突击队来说,他们一天的工作还没结束。

傍晚,

屈哥又跟着青年突击队员们

来到了一片小树林里.......

不同的蚊虫有不同的喜好,所采用的方法也不同。这里用的双层叠帐法主要是用来监测能够传播登革热和寨卡病毒病的伊蚊。伊蚊就是通常所称的花蚊子。这种方法需要两个实验员同时进行,一个坐在内层充当诱饵,另外一个需要在内外层之间来回走动,用吸蚊器及时吸住飞入的蚊子。这个过程持续30分钟,这种蚊帐网孔密,基本不透风,一次过程结束,通常都是汗流浃背。因而,实验人员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在漫长的等待和搜寻之后有可能都难以捕获一只,这和捕蝇相比虽然没有了刺鼻的气味,但同样异常的辛苦。

另外一种,是在稻田里所采用的二氧化碳诱蚊法,主要是用来监测传播乙脑和疟疾的库蚊。相校于之前的多种方式来说,实验人员的活动量要小很多,不过由于周围水域较多,在很大程度上也更容易吸引蚊子,这样一来实验员自己也成为大量蚊子叮咬的对象。

然而,在结束了白天的工作之后,队员们也来不及吃饭,还得赶紧进入下一个捕蚊区域——猪圈。在猪圈里捕捉蚊子最可怕的不是刺鼻的气味,而是雨点般密集的蚊子。

这时已近深夜,除了虫鸣和偶尔几声狗叫之外,只听得见队员们走路的摩擦声,宛如斑点的几处手电灯光,成为这支青年突击队行进时仅有的光源。

在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后,已是深夜十点半,突击队员们这才坐上了回程的汽车,然而这对于他们来说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凌晨四点的闹钟,习惯了夜深人静时的犬吠,也习惯了这样日复一日的劳苦奔波。

没错,我就是广告

WELCOME

了解详请

请在后台留言

让我们成为彼此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