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无锡故事  第43期音频节目

主播 二黄 | 后期 六六

欢迎收听故事音频版我们留言区见

所谓无锡八怪,就是指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三十多年间,由当时的媒体评选出的无锡城乡流传的男女八个怪人。换一种容易理解的说法,无锡八怪也就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意见领袖,网络红人…

1

王虎宝复仇记

民国初年,无锡城里诞生了一个叱咤乞丐界的风云人物——虎大少。他向世人们证明了,原来乞丐也能虎虎生风,站着就把钱给挣了。

故事还要从他的身世说起。虎大少姓王,小名虎宝,江湖人称“阿虎”。阿虎的祖上,曾做过清朝的武将,到了他父亲一代,混的稍微差了点,只当了个无锡地方上的千总。

经常看清宫剧的朋友可能对总督、巡抚、提督这些比较大的官职如数家珍,而千总属于正八品的武官,你可以大概理解成今天的正科级,营长这么大的官。

光绪年间,南京出了一个狗官,此人鱼肉乡里,恶名昭著,人人恨之入骨。

有一天,这个狗官来无锡办案,阿虎的父亲王彪三得知此事,便想为民除害。

到了晚上,王彪三身怀利刃,悄悄潜入狗官夜宿的驿站,结果行刺失败,不幸暴露了身份。

事情很快传开了,王彪三被急召回了常州府,他的上司游说他说:“现在事情闹大了,你就花点钱贿赂一下那个狗官,私底下和解吧,就当是破财消灾了。”

武将世家的王彪三一身血性,哪能接受这样的建议,自己是替天行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狗官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杀鸡儆猴的机会,王彪三最终还是被拖去菜市口砍了头,此时的王虎宝虽然还是个孩子,但仇恨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他发誓一定要手刃这个仇人。

为了生活,王虎宝的母亲改嫁给了一个商人,在尝够了寄人篱下的滋味后,王虎宝一到年纪便参军入伍。

军队中艰苦的生活并没有让王虎宝忘记仇恨,反而让他复仇的心愈加强烈。他身上常年带着一把刀,就只等一个机会。

没想到那个狗官在官场混的如鱼得水,竟被提拔到了京城当官。再留在军队里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报仇了,王虎宝决定退伍北上,放手一搏,直接去京城取那狗官的性命。

一路长途跋涉,当王虎宝行至山东的时候,竟在路上遇到了狗官的出丧队伍,狗官谜一样的死在了京城!王虎宝当即抽出怀中的利刃,冲进人群,把刀狠狠的插进了狗官的棺材里,随后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无锡。

和你一起重新认识无锡,这里是无锡故事,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微信公众号无锡故事出品的无锡八怪系列节目,我是节目主播二黄,今天我们故事要讲的,就是当年无锡城里的传奇乞丐,虎大少王虎宝的故事。

2

“丐帮”的规矩

当年无锡南门外有座关帝庙,庙里设了一个公堂,供着汉初三杰中的萧何,所以这里又称为“萧王堂”,所有想当伸手将军的人都要来这里拜师。

拜了师就等于领了营业执照,可以光明正大的上街行乞。而那些没拜师的野乞丐,轻则会被驱逐出境,重则会被长老乱棍打死。

每个乞丐都有指定的活动范围,就算是吃喝拉撒也不能越界。只有到每月的月初和月半才可以自由活动,无锡话叫做“放趟”。

统治着无锡、金匮两县上万名乞丐的人叫葛桂先。此人原本在武汉军营当兵,后来犯了事,被发配到无锡南门外的驿站养马,因为能言善道,深得知县的青睐,所以赏了他“叫花总甲头”这么个肥差。

光绪年间,无锡人口在50万左右,难道每50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乞丐?其实这群人里面包括了卜卦算命的风水先生、街头杂耍卖艺的武夫、行医卖药的走方郎中等等,我们之前故事里的哀丧婆陈阿凤瞎子阿炳想要上街讨生活都是要接受叫花甲头统一管理的。

乞丐们每天都要把讨到钱的三分之一上缴给葛桂先,所以虽然名义上他也是乞丐,但却非常有钱,不仅在南门外买了地,盖了大别墅,更是妻妾成群,儿孙满堂。

大概因为共同的当兵经历,又或者是王虎宝落魄官二代的身份,葛桂先与王虎宝惺惺相惜,两人义结金兰,邀为同道,喜不自胜。

因此,王虎宝就像是乞丐里的VIP,他不需要拜师,想去哪去哪,天天处于“放趟”状态,也不用交份子钱,讨到的钱都是自己的。

3

虎大少教你站着行乞

那些拜过山头,入了号的乞丐除了“放趟”日,平日里是不能强行向店家伸手要钱的,一旦有这种不守规矩的乞丐,店家可以向叫花甲头投诉。

接到投诉的甲头会怒气冲冲的赶来,对着不守规矩的乞丐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鞭子,抽的那乞丐皮开肉绽,屁滚尿流,像条死狗一样只能哀嚎,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而王虎宝行乞,没有时间和地段的约束,更没有甲头管他,所以他到死都是一个野乞丐。他向商家讨钱,都是把手一伸,目如闪电,声如洪钟的说道:“我虎大少来向你讨债了!”举手投足间,完全就是一副大少爷气派。

识相的店家,都会把早就准备好的铜钱,恭恭敬敬的放到虎大少的手中。如果店家胆敢把钱丢到地上,虎大少轻则破口大骂,重则反手就是一巴掌,打的对方口吐鲜血。

要是遇到那种不肯给钱的店家,虎大少便会加倍讨要。要是还不肯给,他就索性把身上的破毛毯铺在地上,翘着臭脚躺在店门口找店家晦气。

大凡吃过虎大少苦头的人,只要远远的听见他的声音,就已经准备好了铜钱,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虎大少也不是完全不讲理,每家店每个月只光顾一次,有时候主人出手阔绰,虎大少还会把重物顶在头顶或是抛向空中又稳稳接住,当众戏耍一番,时常能博得大家的掌声与喝彩。

4

虎大少的黄金时代

虎大少讨饭讨到快五十岁的时候,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妙龄女子,此人名叫孙阿梅,是本县卖烧酒的阿金的女儿,可惜双腿有残疾,智力也有些问题。

一开始,虎大少对外宣称,女子是他收养的义女。时间一长,大家也都看出来了,这女子其实就是虎大少的爱人。

虎大少出门讨饭都会把孙阿梅带在身边,因为阿梅的双腿走不方便走路,所以多数时间都是虎大少背着阿梅。两人大白天就到处撒狗粮,这让很多打了一辈子光棍的乞丐羡慕不已。

民国十四年,虎大少已经六十岁了。这年年末,孙阿梅生下一只小虎,这可把虎大少高兴坏了。

到了元旦这天,虎大少在南门外的张元庵庙大摆酒席,举杯庆寿,宴请全县的乞丐,更有不少外地的朋友也大老远的赶来祝寿。

当天,光是寿面就吃掉1200多斤,现场之热闹,完全不亚于首富张意秋请全无锡人吃十王面的场面。

这一刻,可以算得上是虎大少这一生的黄金时代。

5

时代的车轮碾过

不久之后,无锡成立了贫民习艺所,所有的乞丐游民,都被捉进去进行劳动改造。

当时的中国处于一个大转型时期,期间社会变动剧烈,大量的弱势群体遍布于城乡间,社会治安问题也就因此变得十分严峻,贫民习艺所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建立的,这是当时的政府官员通过学习西方制度,试图解决中国复杂社会问题的一种尝试。

贫民习艺所除了代替传统封建监狱,还收留贫民,教他们织布、搓绳、铁工、印刷等技艺,也确实起到了一定的社会效果。

为了响应上级号召,当局自然是先拿城里的乞丐开刀。虎大少一辈子自由自在惯了,根本受不了贫民习艺所里拘束的生活,就带着孙阿梅出逃。

官方为了树立威信,对虎大少的追捕志在必得,到了民国十八年的春天,虎大少和孙阿梅二进宫,再次进了收容所。

为了防止发生桃色事件,贫民习艺所里面男女是分开生活的,虎大少早就习惯了有阿梅陪伴的生活,尤其到了垂暮之年,更加需要枕边人的关怀。

虎大少曾多次向当局请求批准与阿梅同居,但恪于规定,一直都未能如愿。咫尺天涯,虎大少只能望着高墙,终日以泪洗面。

民国十九年,五月二十一日,虎大少死在了贫民习艺所里的残废院中,享年六十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