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假期已过,上班模式不知不觉已经开启三天,在这几天的见闻中,我听到最多是的“抱怨”,抱怨春节假期太短、抱怨春节假期没有休息好……总之就是不想上班。

的确,春节假期休息这么长时间,突然一下就要回到生活最残酷的现实,所以每个人都有各种的不适应,这个适应的过程可能要持续到1-2周。

我也有同样的状态,我在春节假期没开启之前就已经提前休息了,我先回河南老家走了走亲戚,又到郑州、开封、周口等城市转了一圈,春节的时候去北京、上海玩了几天,所以相对来说我玩的更加疯狂,用我领导的话说“春节假期其他人都值班了,就你没值班!”

开封府(张永田摄)

天下第一名刹(张永田摄)

周口收费站(张永田摄)

所以,我和我们从今天开始都要好好上班了,开年第一篇稿子我就写写我这次回家的见闻吧。

NO.1

我对我的家乡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总结四个字就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对家乡的那种苛求与期盼,希望家乡有很好的发展;“恨”的是家乡的人像“井底之蛙”愚昧无知。

十几年来每次回到家乡(包括村庄、乡镇、县城)给我的感觉没有任何变化,唯一让我察觉到有变化的是村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毫不夸张的说,我每次回家乡的感觉就像看一部鲁迅的小说,家家都是残垣断壁毫无生机。

因为我家里没有老人也没有房子,所以每次回家都是去我外婆家,外婆已经快80岁,好在身体很好,还能干活,有时候和一群老太太组团给别人撕撕头发赚钱,一天下来就给5块钱。

姑姑家的羊

姑姑家的鸽子

我们每次聊天都是这样安慰自己和外婆:“赚钱多少无所谓,主要是有人陪外婆聊聊天,不然一个人会很寂寞。”

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村里的人越来越少,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有时候整个村子就没几个人。

我外婆说的一句话对我感触很深,她说“你们能回来就是好,家里热闹了很多,平时这一条巷子就我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也没有。”

我外公、外婆,外公已经不在了

我听到这里,脑子里突然跳出的画面是:一个近80岁的老太太,每天一个人守护村庄,守望村口的马路,希望子女们能够突然出现在村口的马路上,这是多么的孤独与凄凉,又是多么的现实与悲壮,这就是真实生活的现状,谁也也发改变。

NO.2

舅舅家的孩子已经18岁,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这个年纪已经可以结婚生子。

所以,舅舅的孩子这次回家主要的目的就是相亲。

在回家之前,我舅舅就大张旗鼓的给村里的亲戚、媒婆打电话,说“我儿子要回家相亲了,给安排几个姑娘见见。”

这样的场面在我们农村相当壮观,几十个小伙子排队只为看一个姑娘,我邻居家的小姑娘16岁相亲的时候,一天最多见了9场,我家就安排了一场,一场见了3个小伙子。

农村相亲现场

那时候在农村就已经很凸显“男多女少”,所以结婚时聘礼越来越高。

老家人虽然思想落后,但是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一个姑娘最高能“卖”出去50多万,我姨家的儿子取了个老婆就花了33万,还是个“跛”的。

在老家有这样一种思想,家里可以没有钱,但绝对不能没有老婆,更不能没有儿子,所以不管女方长的怎么样,花多少钱,总是要娶一个老婆。

我舅舅就是抱着这样一种态度给他儿子安排相亲,俨然一副即将要做公公的喜悦。

媒婆带着一位男子去相亲

但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回来后找了很多媒婆安排十里八村的姑娘相亲,结果见了两个姑娘不是有点呆呆的就是有点傻傻的。

我舅舅质问媒婆“安的什么心?我儿子那么好看、那么机灵怎么安排这样的姑娘相亲?”

媒婆说:“有这样的姑娘给你们看看就已经很不错了,好的姑娘都出去打工了,自然而然就嫁在外面不回来了,你看看你们村就两个姑娘在家,还是脑子(智商)有点问题。”

我舅舅也被这样的现实折服了,给他儿子商量“不然这样吧,你先去学个手艺,有了手艺就好找媳妇了,搞不好咱也能在城里取个老婆。”

NO.3

虽然生我养我的老家已经没有老人和房子,但还是要回家看看的。

在回家的路上,我都没敢开车,不然村里的人会说你太显摆。

还有就是,虽然我不抽烟,但是口袋里一定要装着烟,见了人就要让烟给他们抽,他们接不接、抽不抽是他们的事儿,如果你不让事情就大了,整个村里就会散播你人品不行,回家一趟连枝烟都没抽上。

我家在我们村的中心,绝对的CBD位置,在村里唯一横竖两条街道交叉口的东南角,因为房子老旧在两年前就已经坍塌,现在就剩裸露的地基供村里人停车或晒太阳用。

我的破家

村里的男女老少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站在空旷的大街上晒太阳、嚼舌头,东家长、李家短、谁家儿媳妇不孝顺、谁家儿子没有用……这里是最好的信息收集站和传播站,这也是我十分讨厌的地方。

我步行走到十字街,正式开启让烟、寒暄模式,先是亲切的问候一番,紧接着就上正题:我家房子的问题。

我爸爸看着我们祖宅的背影

前面我也说过,我家祖宅的位置在我村里的正中心,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坍塌,现在就剩下断垣残壁的墙体和裸露在外面的地基,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人说我们家的房子这个样子影响村里的形象,破坏村里的风水。

他们还会说“你在外面赚那么多钱,花点钱把家里的房子盖盖,盖上三间大瓦房总比这样好看。”

我告诉他们我在外面有房子,难得回家一趟,回来一趟也就是看看,他们总是说你爸爸妈妈也要住的,人老了总要落叶归根……

这辆车停在我们家坍塌的房子位置

我考虑的问题是,我父母现在和我在无锡一起住,平时也是一年或几年回家一趟,现在盖了房子两年没人住就又旧了,等我爸爸妈妈不能上班想回老家的时候再盖。

我在村里串了几家直系的亲戚,问的问题几乎都是一样“你家的房子什么时候盖?”所有的问题真的和他们很难沟通,出于尊敬我只能“嗯嗯”的答应着。

NO.4

好不容易回一趟老家,怎能少的了同学聚会。

现在的同学聚会相互攀比已经成为一种风气,我把这种风气称之为“装逼、吹牛艺术”,如何把装逼、吹牛含蓄的、低调的、又不失风度的展现出来,真的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我在家参加了两个同学聚会,两个同学聚会都非常有意思,人不多,也就10来个人,有的经常联系,有的多少年不联系一次。

这些同学一见面先是相互吹捧一下,”听说你最近不错,赚了不少钱“、”听说你换了一辆车“……

相互吹捧完后就开始显摆自己了,趁大家都把目光注意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这个人会把车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放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于是围绕车子的话题至少讨论10几分钟。

还有些女同学开始炫耀自己,称”今年没怎么上班,到处旅游,去了普吉岛、巴厘岛、英国……“

有的实在没什么可以吹,开始把孩子拿出来比较,”我女儿今年考了一个全校第一“、”我儿子也不错,被评上优秀干部“……

我向来是个低调的人,参加任何聚会都是只听不讲,往往这种举动会被同学称为装,也会引起大家的关注。

我个人认为他们都用讽刺的口吻问我”今年怎么样?“、”赚了多少钱?“、”做什么行业?“、”有没有生二胎?“……

我就如是的介绍了下自己的真实情况,竟然发现他们对微信公众号和大V一窍不通,对房地产也仅存在能买不能买的认知上,所以在聊天上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火花,反倒经常出入在花天酒地场合的同学更受大家的欢迎。

也许我就是那么的无趣。

NO.5

也许是职业病,回到家对县城和市里的房地产进行了一次调研,发现家里人对房地产的认知只存在居住上,什么是炒房完全不理解。

县里的售楼处倒是很接地气,简易的沙盘摆放在售楼处中央,几个置业顾问对来访的客户我没有那么热情。

打听了一下房价、客户群体和去化情况,我们县城房价在3000元/平左右,这也是经历过一波上涨后的最红价格。

县城的一家售楼处

客户群体主要来自全县的各个村庄,每个售楼处里会有专门的人到各个村庄里宣传,有些人为了生活、显摆、改善居住环境会进县城买房,但是从成交情况来看,来买房的人并不多。

用一个置业顾问的话说”这里有点半死不活。“

我去市里转了一下,也同样如此,全市没有一个像样的开发商,都是本土的小开发商,市里的房价在4000-7000元/平之间,有些高端豪宅的价格在8000-9000元/平左右。

来源:网络

在那样的四五线城市,似乎没有二手房的生存环境,开车转了几圈没发现一个房产中介,问了下市里的置业顾问,他们称”房子就像老婆,别人用过了就不值钱了,所以二手房在这里没有市场。“

我在回乡之前,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想在我们市里买套房子,一是为了投资,二是为了老了落叶归根有地方住,但是经过这次回乡行之后,我并不看好四五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所以我就放弃了回乡置业的打算。

NO.6

返回无锡时,我车后备箱里和网上流传的基本一样,塞满了花生、大米、莲藕、香油、母鸡、大枣……

回来时,我对老家还是有点恋恋不舍的。

以上,就是我回乡的一些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