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黄金水道悠悠三千年,京杭大运河唯一穿城而过的城市,也因为如此,普通市民与运河的关系更为紧密,民间保护组织和民间文化研究力量在这里聚集,公众参与到资源的利用与保护中,让这种保护的现代价值得以展现。

编辑 | 黄佳

运河信息在这里汇集

位于菱湖大道的运河网办公室内,黄佳和衡筱艳正在整理当天新鲜出炉的大运河资讯,其中有运河城市的建设动态,也有全国范围的最新学术研究成果,他们将其分类编辑上线。这个名为运河之光的民营企业,成立近10年,一直致力于大运河保护与文化弘扬。他们举办运河沿线城市新闻调查考察活动、创办“中国运河网”、与中国文化报共同创办“大运河文化专刊”、联合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创办“大运河文化研究院”、形成运河研究的专家“智库”、举办对外交流的“手艺江南”活动……成为圈内最知名的社会力量。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文物学会大运河专业委员会会长 应晓萍

“我们希望成为运河文化研究力量的集聚地,”董事长应晓萍说,他们的专家顾问团队有60多人,其中包括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院长张廷皓、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这样的业界大咖,志愿者团队更是庞大。今年年初,运河之光参与到我市运河文化调研的“无锡方略”课题中,“我们跟专家一起,走访了无锡运河的每一段、每一个节点,发现还有好多文化内涵未被了解,值得进一步守护和使用。”

运河网想做的是让普通大众对运河有一个更为清晰地了解,从而让更多人参与到运河保护中。前10年运河网关注是对文化积累挖掘,而后则将利用物联网+融媒体技术,建设大运河文化带云平台,让更多人参与到运河的保护开发中。提取并整合海量的运河人文、地理、旅游、生态数据,记录大运河文化带的发展历程;利用物联网技术监测运河水质及岸线违法施工情况;借助无人机航拍、卫星图像对比和无人艇巡检,巡查运河沿线绿色、古迹和河道生态;在景区布设二维码,在提供导游服务的同时,对游客分布和流动进行统计和预测,提供决策依据;利用物联网技术对码头、仓储、船舶和待运货物进行智能化匹配,打造运河智慧物流平台,“期望在不久之后,普通市民也能通过我们打造的共享平台,看到大运河跳动的‘脉搏’。”

民间研究一直在发酵

在文物专家的眼中,文化遗产往往是“气象万千”,但在公众的眼中,许多文化遗产与他们却是“相距甚远”。如何吸引更多大众的视线?民间力量的加入无疑是最接地气的尝试。

梁溪书友会会长 唐尧根

年过八旬的唐尧根是梁溪书友会会长,今年年中,他连续发表了两篇关于运河中医药研究的论述,分别名为《运河文化带的医药文化》《光绪六年运河带的薛福辰》,关注着医药卫生历史这一被运河文化研究所遗忘的文化内容。文章从13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的游记说开去,“游记中记载了江南地区中医药盛况,从一个侧面反映医药文化和运河带商贸繁荣兴盛的关联。”唐尧根根据清代杨锡绂的《漕运则例纂》记载,漕运军卒搭载一定数量的“土宜”,可沿途贩卖,并免其抽税,药材便在这土宜之中。元、明、清至近代,悉数大运河带列入《中国医学通史》的医学家人物传记的为60人,占到了全国总数的39%。他们除了为运河带民众提供医疗服务外,通过临诊,不断总结经验,出版了大量论著。“根据这些研究发现,如果在大运河畔,建成一中医药文化博物馆,将历史和现代作连接,会很有看头。”唐尧根说,医儒们沿着古运河成名成家,类似的历史故事被挖掘,可以更好地活化运河文化。

梁溪书友会专家组成员 富耀南

近期,在市图书馆内,梁溪书友会的富耀南给运河文化爱好者作了一场名为“大运河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专题讲座,现场坐得满满当当。这样的讲座不是第一次,大运河文化研究会的成员们每周都会进行专题讨论,并对于文化保护和利用各抒己见,一段时间的成果归纳总结后,进行专题讲述,“很多人愿意来听、来了解,这条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古运河正在讲述着怎样的故事。”富耀南说,他们关于运河与旅游结合、与城市发展结合,形成了诸多的思考,他们会把这些都写出来、讲出来,用自己的方式为运河建设贡献力量。

运河开发需要民间助力

无锡北仓门文化创意产业园总经理 郑皓华

历史文化的保护与现代价值的开发利用,并不矛盾,可以实现和谐共生。申遗成功后的大运河,在保护、开发和旅游等方面更为深刻地践行着这一理念,民间的智慧也得以展现。从北仓门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开始,到近年来庆丰文化艺术园等文创园区的陆续启用,运河畔历史遗存呈现出更具现代意义的文化样貌,“大运河的保护要让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找到灵魂归宿,他们的认同不可或缺,也是我们园区布局的原动力,”北仓门文化创意产业园总经理郑皓华说。

民众是运河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承者,没有了“人”,大运河就失去了生气和活力。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曾说过,大运河作为仍在使用的活态遗产,其保护工作绝不是一味地严防死守,而要始终同利用、发展结合。大运河不仅要有“小桥”“流水”,更要有“人家”。“民间组织力量,以文化保护为使命,本身就很应该受到鼓励,”江苏古运河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军也曾提到,文化需要民间组织参与,哪怕是从环境教育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