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到武安物流专线快递公司员工:“你好,你的货到了,在

这签个字。买家:“我先看看货。”  快递公司员工 :“不签收不能验货。” 买家:“为什么?”  快递公司员工 :“我们公司的规定。” 买家:“不验货我不能签收。”快递公司员工:“好,那我走了,算你拒收。”买家:“等等!”想了一想,拿过单子来签了字,转过身折了折放进了裤兜。快递公司员工:“那个单子是要存档的,

签好了给我。”买家:“不验货不能给你单子,我们家的

规定。”哈哈~ 送快递的僵住……

买家:“要不你走吧,你就说我拒收。”递公司员工:“……那验吧……

收货时就少了,收货时员工不仔细,导致实际收的货物和开的单子有差,这个基本上可以通过回查监控来解决。关于集装箱的定义,历年来国内外专家学者存在一定分歧。现以国际标准化组织(

ISO)对集装箱的定义作以下介绍,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对集装箱下的定义为“集装箱

是一种运输设备,应满足以下要求:(1)具有耐久性,其坚固强度足以反复使用;2)便于商品运送而专门设计的,在一种或多种运输方式中运输时无需中途换装

;(3)设有便于装卸和搬运的装置,特别是便于从一种运输方式转移到另一种运输

其次,在限制赔偿责任条款下面增加托运人签名栏,证明托运人已阅读知悉理解文字内容并接受此条款的约定。托运单上只有文字突出,没有托运人签名,是不能证明承运人已履行了说明义务;托运单上有托运人签名,但限制赔偿字体不突出,也不能证明承运人已履行了说明义务,文字突出和签名两者是必须同时要求,才能证明承运人已履行了说明义务。

承运人未履行说明义务的法律后果《合同法解释(二)》第九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关于提示和说明义务的规定,导致对方没有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对方当事人申请撤销该格式条款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也就是说承运人未履行说明义务,托运人没有注意到运单上的限制赔偿责任条款,托运人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该限制赔偿责任条款,并可以获得法院支持,承运人将面临按照实际货损赔偿的风险。《合同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 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法第三十九第一款的规定,并具有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格式条款无效。

这里认定无效应具备两个要件,第一,承运人未履行三十九条第一款的说明义务;

第二,限制赔偿责任条款具有四十条的无效情形之一。两个要件必须同时具备才能认定为无效,如果只有承运人未履行说明义务,限制赔偿责任条款不具有无效情形之一,这种情况下,法院是不能将托运单上的限制赔偿责任条款认定为无效条款的。限制赔偿责任条款不属于无效格式条款前面已阐述,但在司法审判实践中,每个法院的指导意见不一样,每个法官的理解也不一样,同一个法官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不同政策下的理解更不一样,限制赔偿责任条款被认定为具有四十条规定的无效情形之一,并非不可能的事。限制赔偿责任条款一旦被认定为无效条款,承运人将面临按照实际损失赔偿的风险。

托运人同为物流企业是否可以免除承运人的说明义务托运人同为物流企业,按照行业惯例,对托运单的限责条款是明知的,对声明价值的运输和不声明价值的运输、对保价运输和不保价运输,承运人承担的风险是明知的。按照商业惯例、行业惯例,是可以免除承运人的说明义务,就这一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各个法院的处理也是不一样的。不支持免除承运人说明义务的观点认为,法律、司法解释并未规定当托运人为货物运输企业时承运人可以免除限责赔偿责任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因此,承运人主张托运人作为货物运输企业对限价赔偿责任条款应当知悉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这一观点至少存在以下偏颇,

其一,以法无明文规定的理由忽略了商业惯例、行业惯例,托运人本身是运输企业时,同时也是格式运单的提供者,往往自身的托运单上也印有限制赔偿责任条款,对托运人、承运人应承担的权利义务是明知的;

其二,在刑法中,明知是很多犯罪行为的构成要件,行为人的明知对犯罪的定性和量刑都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承运人时要求托运人要声明价值,要参加保险运输,但自己作为托运人时明知承运人有这样的要求却放弃声明价值,放弃参加保险运输,这种情况应认定为托运人对自己权利义务的确认。

其三,在保险合同纠纷中,被保险人多次向同一家保险人购买同一种保险,保险人主张被保险人对保险免赔条款是知悉的从而免除其明确说明义务,被有些法院支持,与之相比较,托运人为运输企业时更应认定为对限制赔偿条款是知悉的。

四,运输企业为托运人时,一般都是第二层以上的运输关系,在第一层运输关系中,托运人运输时向第一承运人声明了价值,交纳了保险费,第一承运人再转委托下家承运人,在第一层运输关系中,第一承运人收取了保险费后向保险公司投保,已经将运输的风险转移,再委托给下家承运人时,选择了不参保运输,如果这时向下家承运人再交纳保险费,其实是对同一财产重复保险,是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第一承运人转委托时选择不参保运输应当认定为是对其权利义务的确认,自愿选择不参保运输,发生货损后又按照参保运输的标准主张索赔,这对下家承运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无锡到武安物流专线无锡到武安物流公司无锡到武安货运专线无锡到武安货运公司无锡到武安专线无锡到武安 物流专线无锡到武安 物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