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人生存日记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文/会飞的花椰菜

图/花瓣网

近来对季节的更替很有好感。

经历了漫长的夏天——短袖,防晒霜,知啦啦的蝉叫, 大片的树荫,湿乎乎的刘海,天气凉下来的时候,会很有新鲜感。

床的召唤力嗖地回升,上床睡觉变成一件非常有归属感且幸福的事。躺在被窝里的时候,隐隐地开始期盼冬天的到来,有凛冽妖风的冬天,不算遥远的冬天。

是粉色的珊瑚绒睡衣,长筒的地毯袜,羊绒围巾和大衣,滋润的面霜,胖乎乎的公仔,可以捂手的甜奶茶,是一群人热热闹闹吃火锅,上烧烤摊,是窝在被子里想白日梦,赖床和回笼觉的冬天。

在冬天里,对一切质地柔软的、热气腾腾的东西的爱,是近似于向日葵和太阳的关系。

快点来呀,冬天。

季节的轮转让再单调的生活也能起了波澜,于是每个月都能有每个月的小确幸。

九月太湖围捕。去太湖边上可以买到刚捕捞上来的白虾白鱼银鱼。白虾放在水里清煮,加盐,加葱段,就已经很鲜。银鱼很小,可以炒蛋。往锅里倒蛋液,趁蛋液六七分熟还未完全凝固的时候,倒入用清水洗净的银鱼,大火翻炒一下就可以出锅。白鱼切段,抹上盐腌渍半小时,上锅清蒸,肉质细腻,微甜。月底开始上今年的第一批螃蟹,九月的阳澄湖母蟹最好吃,黄澄澄的蟹膏在清蒸的时候甚至会流出来。九月团脐十月尖,持蟹饮酒菊花天。中秋节也常在九月末,蛋黄莲蓉月饼、酒酿圆子配螃蟹很是应景。

十月从国庆节开始。找个地方出去(ren)旅 (ji )游(ren),回来以后开始有柿子和柚子。乒乓球大的小柿子往往更甜,这是有一次在外面采野柿子树发现的。北方还有一种硬柿子,像削苹果一样削皮吃,这是一次在天津买了柿子,和苹果一起放了半个月之后它们还是如钢铁般坚硬,然后才知道的,也挺甜。

十一月,穿毛衣的季节里,热气腾腾的小吃具有致命的诱惑。比如现炸的毛华玉兰饼,南禅寺对面巷子里的肉馅梅花糕和随便哪一家的刚炒出的大栗。西风起来的时候,公蟹开始好吃了,蟹腿变肥,肉质更加紧实。到了中下旬,可以挑个周末去隔壁苏州的天平山看枫林,是那种很有层次感的红,适合凹造型拍照或者散步和爬山。

十二月,临近年关,是吃烧烤的时候了。风雷烧烤,无锡烧烤界的扛把子,有机会一定要和朋友去,喝酒(chui)谈(niu)心(pi)。快到冬至的时候有甜糕吃,是老一辈拿着糯米粉和红糖去店里托人蒸的。我常在不愿意起床的冬天,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从冰箱里拿出一条甜糕,把它们切了片,水煮或者油煎,很抵饱。

一、二月隆冬,空气里弥漫着过年的气氛。我妈开始炖奇奇怪怪的汤,牛尾巴汤在里面算是好吃的了,只是有些油。我爸会少见地下厨,买荡口青鱼回来红烧,然后放到冰箱里冻一晚,第二天早上拿出来配白粥,特别好吃。梅园的梅花到二月该开了,黄色的腊梅打头阵,白的照水梅、红的朱砂梅还有绿萼梅陆陆续续地跟着开。很多人家有年初一去梅园开元寺上香的习惯,那天的梅园会非常热闹。

三月是野菜的季节。三月三,马兰头。“头”在无锡话里是“尖”的意思,马兰头也就是马兰的尖部,最最嫩的地方,简单地清炒或者凉拌就很好吃。它们通常只在菜场不起眼的阿婆阿公们的小竹篮里出现,顶多两个礼拜便会销声匿迹,稍不留心就要错过。三月中旬的时候,鼋头渚会办樱花节。

四月清明前后,宜去拈花湾。玩一天再住一晚,夜景很好看。中下旬开始有青梅,买一些回来泡青梅醋或者青梅酒都很好。过了半年可以把青梅醋里的梅子取出来,做青梅炖肉吃,青梅的酸甜口感是超越任何比例的糖醋的无敌存在,一定要试试!

五月没啥事干,宜出门吃早面。冬天太冷,早上不想出门,夏天又太热,吃一碗面就大汗淋漓。五月正好,来一碗清清爽爽的断生三鲜面,配一小碟姜丝,一上午都有好心情。下午去曹张吃手推馄炖,要吃拌的,荠菜馅或者虾仁馅的都很好。

六月有端午。白糖糯米粽和肉粽是没得商量的事,不接受其他的粽子。阳山水蜜桃在月底的时候也该出现了,吃不了的桃子做成蜜桃酱,放进冰箱里,想起来的时候,挖一勺出来加朗姆酒、苏打水、青柠汁和冰块,做成蜜桃莫吉托。

七八月有鸿声葡萄、大浮杨梅和各地来的西瓜。质厚的西瓜皮可以切了清炒,早上搭白粥吃很清爽。水产市场开始出现小龙虾和田螺。十三香的小龙虾和蒜蓉口味的是公认的好吃。田螺吃完了留下田螺壳,洗干净了,第二天做田螺酿肉。

小的时候想,以后一定要当一个很厉害的大人。现在,开始觉得能把普通的日子过好就已经很厉害了。不患得患失,认认真真做好经手的每一件事,在普通的日子里发现光亮。

天气好的时候,在太阳底下走一走,看看云,天气坏的时候,早点回家和睡觉。心情好的时候,把好心情和善意传递给身边的人,心情坏的时候,也要能逗自己开心。

哦还有,有空来无锡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