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无锡同乡蔡振华

9月3日星期一是蔡振华57岁生日,网上出现不少文章,称其已调任中华全国总工会,离开了他奋战多年的体育战线。有媒体引用了流行歌曲的歌词:“你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蔡振华是副部级高官,也是中国体育史上一位重要人物,作为运动员他是世界冠军,作为教练他带领中国乒乓球队走出低谷重铸辉煌,作为管理者他为中国竞技体育由大变强作出杰出贡献,而掌管足球,他又饱受争议。在我看来,蔡振华是个有才华、有情怀,睿智而又不乏狡猾的体育官员,他还有一个身份——我的无锡同乡。

今天就来讲讲我的无锡同乡蔡振华

蔡振华母校无锡花园弄小学里的振华乒乓馆

说起无锡的乒乓球,是很有传统的。民国时代无锡乒乓球队代表江苏参加旧中国全运会拿过冠军,和上海、香港、澳门等队较量丝毫不落下风。1952年中国乒乓球队第一批集训队员名单中,李宗沛、薛伟初和杨瑞华等都是无锡人。无锡乒乓球的特点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很多无锡籍的运动员并不代表无锡参赛,比如中国乒乓球女队历史上两位著名的世界冠军邓亚萍和李菊,都是上一代从无锡出去的,分别到了河南郑州和江苏的南通,这也是无锡作为老工业基地,产业工人内迁的时代缩影。

无锡的乒乓球同乡:杨瑞华、邓亚萍、李菊,还有中国台北队的蒋澎龙

蔡振华(右)和瓦尔德内尔(左)双双上了瑞典邮票

蔡振华打球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当上单打世界冠军,两次都输给了郭跃华。第一次输球是安排的:“你还年轻,这次让老同志先上”。两年以后又是郭跃华和蔡振华进决赛,小蔡满以为上头还会摆句话,没想到得到的指令是“你们放开打……”蔡振华有了情绪,决赛时表现失常,成就了郭跃华的两连冠。1985年,24岁的蔡振华没被列入男团名单,也就失去了争夺男单冠军的机会,带着几枚双打金牌,蔡振华遗憾退役。后来担任教练和管理者之后,蔡振华曾经现身说法谈组织培养、谈无私奉献,说者和听者自然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蔡振华打球时国家男乒阵容,左起:谢赛克、蔡振华、郭跃华、施之皓

蔡振华(左)指导年轻的刘国梁(右)

当时因为工作的原因采访过几次蔡振华,当然我没有亮出无锡老乡的身份。多年以后多少有点后悔,因为看到无锡媒体的报道蔡振华对老家的记者非常客气,几乎有求必应。当然蔡振华对上海记者也刮目相看,如果不说,你还以为他是上海人,因为蔡振华能说一口非常标准的上海话,要仔细分辨才能听出其中一点点无锡口音。蔡振华的老师徐寅生、李富荣都是上海人,他最要好的朋友施之皓、曹燕华也是上海人,何况无锡人学上海话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难怪不少记者都以为他也是上海人。采访蔡振华是很有意思的经历,他很能说,几乎从不拒绝采访。好好说他能说很久。如果问了什么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也不会说什么,就是意兴阑珊岔开话题,打哈哈过去了。

左起施之皓、曹燕华、蔡振华

无锡人不管走到哪里生活习惯不变,我看到无锡媒体的报道,蔡振华从小喜欢吃无锡肉排骨和小笼包,还有母亲烧的荷包蛋。无锡人还有一个传统就是讲究孝道,蔡振华的父亲九十年代患病去世,她对母亲的照料是有口皆碑的。蔡振华的母亲万梅仙特别喜欢听越剧,而蔡振华的太太黄胜曾是越剧演员,这是巧合还是安排,恐怕只有蔡振华自己知道了。蔡振华的儿子蔡宜达原名蔡意,是影视剧演员,出演过多部电视剧。

蔡振华结婚照,他的太太黄胜是越剧演员

球迷对蔡振华并不认可,“含柒”是一句非常脏的广东脏话,不知蔡振华看了有何感想

以蔡振华57岁的年龄和工作调动的轨迹,我推想今后优游岁月享受人生是他最好的选择。蔡振华不是那种一辈子唯唯诺诺的官员,他潇洒、干练,有才华、有情趣,该他发言的时候敢说敢当,他打球时是打进攻为主的,防守不是他的特点。他有过人的运动天赋,打乒乓、踢足球、打高尔夫……样样拿得起。蔡振华的眼睛很有特色,不大但有神,平时带几分笑,斜眼看人时又让人感到某种不怒自威的杀气。无锡话说这种眼睛叫“猫狸眼”,有这种眼睛的人是不甘寂寞的。在我看来,在经历了太多风浪之后,就做回过个普通的无锡人也蛮好,就不知蔡振华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有无锡记者去采访,不知他还会热情地用乡音打招呼吗……

蔡振华和一般官员不一样,他始终是个有血有肉有性格的人,表情完全可以编成一部表情包

来源:老周望野眼

现代快报新媒体矩阵

无锡亲爱的

无锡头条

现代快报

无锡美丽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