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的日子

还不赶紧

我喜欢南方,但从来没有久留,

就像我喜欢北方。但一直舍不得离开,

所有求之不得的东西我都舍不得一次性用完。

    这是我来无锡第四个月,还记得最后离开北京的六月,燥热的天气就像沙漠里一样,行走在街道上,坐在地铁里,我都会倒数在每一个最后一天,像极了在沙漠里旅行,看到了绿洲,也害怕会是海市蜃楼。高中学历史的时候老师说,中产党是在一条游船上成立的,我也一度大言不惭的类比,我来无锡是在车里开会做的决定。

    时间过得很快,从酷暑到初秋,妈妈说家里树叶都掉完了,都穿棉服了。很喜欢枫叶,所以选了这个满是叶子的版本,我想思念的味道就是把我的整个秋天都送给你,这里应该也会马上是满街桂花香的季节了。记得四年前第一次来这个城市的初衷,就想嗅一嗅沁人心脾的桂花香,然而时间不作美,花瓣都已经化为春泥。我想这次不会错过了。

    今夜特别适合码字,外面下着雨,没有开空调,屋里潮潮的感觉,随机播放音乐,就是这种时刻思绪才特别容易发酵。

    前段时间和朋友聊天,得知他去支教,一日三餐,一日七教,问他有没有以前上学的感觉,他说往事不可追忆。看了一篇他写的文章,从他遇到美丽中国到走进美丽中国。感慨万千。人生一直都在做选择,每一个小小的选择成就了今天的局面,我喜欢走一段路,停下来看看过往的自己,即使以前的自己幼稚蠢笨。一个朋友经常说一句话: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很多时刻我想过这个问题,也一直觉得自己不够虔诚。

    回首,给自己走过的三个月做一个归类。

我的团队

    走到今天,从一个只有学位证的毕业生,到现在变成一个懂得柴米油盐,人情世故的老掌柜。特别感谢苑进礼老师,可以说是老师,我能有今天或多或少的进步和思维模式,大都是他教会我的或者受他影响。这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所以更多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的团队更像一群朋友,不管在无锡还是北京,换了的只是地点而已,不管走在哪里我们都在一起。

    从我们来无锡,开始跑盘,陌拜,邀请参加说明会,签约,到现在完善楼盘字典,培训,学习,通关。一直在成长的路上······

这是在北京宋家庄家园店,那是我在北京最快乐最肆意妄为的日子。

这是我们来无锡吃的第一顿集体餐,苑总说:战斗开始了,这是开工饭,谁都不能掉链子。

我的成长

    我还记得来无锡上班的第一天,我们探讨的内容是贝壳是什么,到现在,我能像一个行内人士一般侃侃而谈我们赋能的内容是什么。从走出校园到学会销售自己,销售房子,到现在我也能骄傲的给自己贴标签。也因为在40°的高温下,找不到路边的共享单车而流眼泪,也因为被店东问到卡壳被拒绝而怀疑自己。从在大众场合发表自己观点紧张,到竞选讲师,从一直很感性的处理人和事到处处较真规则,竞选陪审团。不管一直走来我没有给我的团队创造价值,但是我真的觉得自己很优秀。我不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但是我一直都提醒自己:不能比别人差的太多。也想说,我也一直在路上······

这是我成为讲师被采访的时候

这是我的贝壳形象照

我的生活

    来无锡之后一直觉得幸福指数飙升。以前一直说房子是租来的,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但是生活是自己,后者观点深入人心。从买小家具到买烤箱很感谢胖胖的帅帅的王大厨开设的私人厨房。偶尔还能一起打扑克,我惊奇的发现很多玩法居然没有地域差异。

    经常加餐我都觉得自己胖了有了双下巴

这是我们的家

这是我们的日常餐

我的家人

 都说月是故乡明。马上就中秋节了。我想时间能过得快一点,十一我就能见到奶奶和弟弟了。去过很多城市,但是一直都想带爷爷奶奶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是一个能让我看到就会潸然泪下的字眼,更是梦里会失声痛哭。成长就是让过去普通的事情变得奢侈,甚至不可求。好多次我梦到爷爷,就像过去一样对着我笑,前段时间,我嘴里面起口腔溃疡,弟弟说那是爷爷在挂念我。天冷了,不知道爷爷在那边冷不冷·····

写了俩遍,第一遍写完没有保存刷新了,吃屎乐的心情,我一直觉得文字必须一气呵成,思绪也是,不能过夜,所以简简单单又写了点。嗯,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