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城市中心的回归正在到来

全世界的城市似乎都在走着相同的路径——走出去,再走回来!

中国,六百六十座城市。

而这一数字在1978年,还只是193个。

这个加速的过程,被很多人看作是历史的奇迹。

当然,中国的绝大多数城市的旧貌换新颜,都要归功于城市化。

两年前,国务院发文推动“1 亿人进城落户”。

今天,国家发改委的新文件再次强调:

“推动 1 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是推进新型城镇化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任务,是扩大内需和改善民生的有机结合点,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惠及更多人口的内在要求。”

这其中的深意,映照着中国的每个城市。

那说到底什么是城市化?

让农民进城是城市化,建很多新城、新区也是城市化;建造艺术中心是城市化,保护遗迹也是城市化。

今天的无锡,整个城市化率已经超过了70%。

换言之,藉由着长三角城市群迈向全球化的无锡,城市化代表着人,代表着产业,代表着贸易,代表着经济……代表的是无锡的新极点。

所以,才会诞生出太湖新城、蠡湖新城、惠山新城等一批新的“增长极”。

无锡太湖新城

PART 2

运河给无锡拉出一条生命线

但城市就是这么“奇怪”。

就像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总是在新陈代谢。

旧的建筑消失了,新的建筑出现了。

旧的中心没落了,新的中心正当时。

但从中心流向支流的每一条血液,最终都要回归中心,这才成就了一座城市的活化。

无锡的生命线,当然是运河。

穿城而过的“大运河”给无锡带来的是近代工商业的兴盛繁荣,同时也留下了众多工业和商业的建筑遗存。

大运河与城市共兴盛繁荣

南门头上的乡愁,是今天无锡人对运河的“恋旧”,一条全长五公里多的南长街,是运河第一次旧和新的共存。

南长街

当然,人类有两种天性,一种是回忆过去,一种还要触摸未来

伴随着无锡老三区,崇安、南长、北塘,合并成梁溪区,事实上那些厚重的遗产文化家底,一大半都在其中。

外滩,也曾拥有大量历史文化的遗存,现在把黄浦江两岸的老厂房、老洋房,变成公共的空间,按照的还是原来的肌理,但是你却会发现变化和更新。

正是因为如此,才拉动了这片一整片土地的价值,如今黄浦江边密布着动辄千万甚至上亿的豪宅,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顶级人群。

PART 3

无锡大运河,更新的新篇章

运河是旧的,工业遗迹是旧的,老城也是旧的,这些是历史的厚重,是不可再生的资源。

但建筑可以是新的,生活的想象可以是新的,这才有了更新的意义。

如此之下,重新回归的梁溪区也有了新的价值挖掘点。

➤ 这也是绿地在做的事情。

让所有人跟随运河而重新回到中心。

让所有人跟随中心而重新找到寄托。

无锡,在快速的城市化过程中,依旧能触摸城市旧时记忆,却又能在当下找到一种与未来生活的切入点。

大幕已然开启。

所有,才会要求诸如绿地这样的建设者一同伴随城市的成长。

因为你不能除了房子,一无所有,必须把配套、服务和人连接起来。

轨道交通3、4号线交汇处(规划中)是带来了便利,但是与轨道的衔接,如何成为有活力的街区?

青山绿水围绕的是资源,但是与水的亲近,如何才能不枯燥而变得生动有趣?

新兴产业引入了,高端商务进来了,如何让他们筑巢引凤?

…………

它必须是生态的,生活的,绿色的,休闲的,商务的,文化的。

➤ 这恰恰是绿地擅长的。“让生活更美好”,说的正是如此。

如今,它给无锡开出的是一张运河新时代的良方,它的名字,叫“西水晶舍”

绿地香港·西水晶舍效果图

而“晶舍”则来自于绿地海珀系列中改善品质系,也就是说未来的西水晶舍是商业街区、生态公园、文化广场、智能科技住宅于一体的新生活圈。

绿地香港·西水晶舍效果图

仰望着泛着金黄色的现代简约建筑,周边是适合家庭休闲,适合邻里交流,适合老人与儿童都可以融入的空间,有景观,有跑道,有娱乐,有放松,这就是绿地引入的理想家模式。

作为绿地香港在无锡的第三钜作,是与运河,与无锡一同在更新的时代大盘。

简而言之,如果你对运河还有多少想象,你就该对这里充满多少好奇!

因为恰恰是从这里,城市再次回归中心,整个无锡的新篇章,从这里延展出一个新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