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时分,周铁老街走一走,麻石条街面厚重稳当,东面来的太湖风干湿宜人,店铺、行人均不徐不急,安静得出奇。能以东南西北完整命名街巷的,只有这条至今保护完好的老街。

站在十字街口四望,石门坎溜光滑手,木窗棂半开半掩,满眼的灰墙青瓦,让人一时分不清此时何时,此身何处。南北街通达宽敞,店铺林立,日用杂货大到大型农具,小到酱油芝麻,品类繁多,只有长年操持生计的乡人才分得清。看得细了,游客还能寻到旧时轧面店、豆腐店的踪迹,门面虽小,里头却很深。走进几步不见人,只好原路退出。西街只短短一段,新刷的石灰墙盖不住,青砖缝里的苔藓透出新绿。东街门户前后参差,曲曲折折,几步过去便是老桥。

三十多年前,横塘河为了走轮船,老桥改造加高,只留两头桥引,台阶仍是原来的花岗石条。桥下西南是轮船码头遗迹,搭着木制凉棚,权留作景点。早先周铁桥热闹非凡,内有官路、河道联起各处,外有太湖东通无锡、苏州等城市,输出茶叶、百合、蚕茧、陶器及太湖水产,也有煤油,丝绸等日用品进来,乃商品集散重埠。

“兴文重学,崇文重教”,更让周铁名扬四方,老街人千方百计敦促孩子用功读书以求出息。别看眼前大街小巷慢生活氛围,该在学堂里拼命的,绝不松懈。这里人人都会诵南宋蒋捷“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句子。空了的房子,说不定几年之后就有人衣锦还乡来。见你走在街上四处打量,会有老人上前主动搭讪,说说塘河轶事,说说老桥旧闻,无意中就能收获一个老街背后的故事。

桥东,城障庙前那株千余年银杏树依旧枝繁叶完整茂,最为醒目,硕大的瘤节诉说着故旧。庙后有个站石拱牌坊,是清代立的贞节牌坊。

紧挨着长有一棵连体桑葚,也颇有岁月,缀满红色的小果实,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啄食。树龄千年,果熟一季,许多事物一成未变,许多却已不复存在。

我最初是搭村人的手摇水泥船,穿过圩渎间密布的河道上周铁桥,随父母卖自种的萝卜、百合。记忆里老街水多、桥多、人多。河中浆橹交叉,沿街摆满新鲜的鱼虾、蔬菜,茶馆里送水的吆喝声洪亮悠长。那一碗虾米豆花啊,留香数十年。

版权及声明

2、本微信号所转载的文/图/音视频等,如无特别说明,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及原版权所有者,仅作分享。

3、本微信号所转载内容若原作者及原版权所有者不愿意在此刊登,请及时通知我们予以删除。